2016年12月17日,七条路文物馆开幕迎宾。七条路是啥地方呢?其实就是爱大华了。福州人自1903年南来实兆远垦荒以来,依序开垦了甘文阁新路,二条路,三条路,五条路,六条路,再到七条路。

七条路的先贤据史料记载,多为福州古田和兴化人。由早期的艰苦生活到如今的物资无忧,曼绒古田会馆成员认为,有必要为年轻的一辈留下一些能够记住先辈幸苦开垦的功劳,于是建立了七条路文物馆。

文物馆的开放时间是根据工作时间,由周一到周五,上午九点到下午五点,周六则半天到一点。唯可以提前预约假期的时间,特别为你开放。

文物馆收集展示些啥呢?来,我们慢慢看。

 

树胶是爱大华人的经济来源,多数的爱大华人都有起早割胶的经验。如果自己没有,长辈多数都有。长柄的那一把就是割胶刀了。环绕着胶树浅浅的割一条斜沟,树胶汁就就会沿着沟慢慢滴到胶杯里。通常是先把胶树循序割一遍,让胶树有时间流出足够的胶汁,然后再循序把胶汁收集起来。

 

 

 

 

这是收集胶汁用的胶杯。由于树龄的不同,胶工熟练度的不一样,胶汁流出的快慢不同,因此在收集胶汁之后,可能还有胶汁继续流出,那把汤匙状的工具就是用来清洁胶杯的。

 

 

 

这桶我们管它叫树胶桶,用来装新鲜的胶汁,比较小的则用来装胶屎,也就是留在胶杯里过了夜干涸的胶汁。它的价值比较低,但有足够的分量还是可以卖钱的。

穷苦人家的孩子早当家,帮人家清洁胶杯就是工作之一。收集起来在太阳底下晒干,换来的钱养家。

晒胶工作不好做,气味又重,所以周围可以看到成群的苍蝇飞来飞去,久而久之,大家也就习惯了。

 

早期去胶园没有其它的交通工具,除了走路,就是脚车。这就是标准设备了。

没有看到的是胶工的标准穿着。他们是由头包到脚,胶园蚊子多啊!没有今天的防蚊喷雾,把身体包起来是唯一可以做的。而且,胶汁粘性大,一旦黏上衣服就难洗脱了,所以也有几套“专用”衣服。

 

 

这是割胶灯。树胶在割出来后,在热天里容易干,所以要起早摸黑到胶园开工,没有电池,手电筒,就是这灯绑在头上,和矿工一样需要空出双手来工作。这灯是用煤油的,所以用一阵子,就因为煤烟而熏黑了。

 

 

树胶汁在经过胶房处理之后,变成片状,由于还有许多的水分,所以要用这胶片较,以便把胶片中的水分分离出来。胶片刚刚出来时是白色的,但在干燥后就变成暗褐色了。当然,用的也是最原始的干燥法,挂着晒干。

胶工的身上也因此有一股浓重的胶味,那是劳动的味道,也是伟大的味道,因为没有他们,马来西亚也没有了来到今天的基础,感谢他们。我的父母也曾经是胶工,谢谢他们的辛劳,不然我也不会有今天。

 

 

这是当年的理发椅,或者我们还可以在一些老旧的印度理发店里看到。如今的理发椅子简单多了,就是普普通通的一把椅子。当年讲究多了。这椅子可以躺下,方便理发师傅为顾客清理耳朵,在椅子底下还有一条皮带,专门用来磨剃刀的。而且,剪一个头费时不短,所以通常还有配套的工具。

 

 


南来的家庭经济都好不到那里去,只好辛勤工作,在没有割胶的时候,在家后院养养鸡鸭,或者猪只,那么过年过节就有肉吃了!鸡笼猪笼还分得清楚吗?

 

 

消磨时间?去戏院吧。

不然,买个冰球慢慢舔也不错。刨冰是手动的。这机器在九十年代末期还可以看到,现在已被电动的取代了。

 

 

 

妈妈的梳妆台。也不需要太多地方,没有现在的那么多瓶瓶罐罐。

 

 

 

 

除了这些,文物馆里还展出了先辈结婚需要准备的物品,我们现在结婚简单太多了。单单婚房中的陈设,就已经够你头大了。还有杯杯盘盘,茶壶碗碟,不同的称具,厨房的工具,屋里屋外的陈设,如果你要慢慢研究,可以花上一天的时间去看,去了解。

可惜我去那天,没有讲解员,其实,那天开放是因为别人事先预约了,我凑热闹,钻一个空。希望能够再有时间去一次。

 

GPS: 4.299403,100.75672,3
爱大华警察局的旁边。

Google 街景
https://www.google.com.my/maps/@4.299403,100.75672,3a,75y,123.84h,94.46t/data=!3m6!1e1!3m4!1s1unjuRzhvtZQy5cVd8exqQ!2e0!7i13312!8i6656?hl=en

 

 

 

分享
上一篇文章邦咯海岛节 2017

留下回复

请输入您的意见:
请在此输入名字